[图文]杨某某涉嫌强奸罪一案经辩护人郜云律师与办案机关交换意见被告人最终重获自由非律师辩护人的会见权非律师辩护人的会见权

盛世文库

杨某某涉嫌强奸罪一案经辩护人郜云律师与办案机关交换意见被告人最终重获自由

辩护人
辩护人杨某某涉嫌强奸罪一案经辩护人郜云律师与办案机关交换意见被告人最终重获自由非律师辩护人的会见权非律师辩护人的会见权

杨某某涉嫌强奸罪一案经辩护人郜云律师与办案机关交换意见 被告人最终重获自由 法院:鹤庆县人民法院

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3、段某某是因为与其的暧昧短信被丈夫发现后,为保 住家庭而歪曲事实,谎称被强奸,还因工作没有得到调动想报复自己。

因此,其 行为不构成强奸罪。

2、接处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证实了案件由段某某 于 2014年 10月 28日向鹤庆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鹤庆县公安局于 2014年 11月 13日就本案进行立案侦查; 被告人杨某某于同年 11月 14日经书面传唤后 到案的事实。

其辩护人同时申请证人段某甲出庭作证, 段某甲当庭证实段某某于 2014年 7、 8月仅在深夜跟其有一次电话联系, 段某某确实跟其讲过杨某某来撬门, 让其帮忙 把人带走, 但当时接到电话后不久也就收到段某某骂其见死不救的短信, 同时也 证实段某某与杨某某平时关系一般, 但在评职称后段某某主动请吃饭并接近杨某 某,被告人及辩护人通过证人段某甲的出庭作证欲证明案发具体时间为 8月 5日,且段某某是在杨某某已经走了以后才向段某甲进行所谓的求救。

审判长芶克祥

二、如何认定强奸罪中的暴力、胁迫和其他手段?

当众强奸妇女的; 二人以上轮奸妇女的; 强奸致被害人重伤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 果的。

依法应当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除外。

之间不存在丈夫对妻子性权利自由的侵犯。

相反,如果妻子同意与丈夫以外 的男子发生性关系却构成对合法婚姻的侵犯。

所以,如果在合法婚姻关系存 续期间,丈夫不顾妻子反对、甚至采用暴力与妻子强行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不属刑法意义上的违背妇女意志与妇女进行性行为, 不能构成强奸罪。

同理, 如果是非法婚姻关系或者己经进入离婚诉讼程序,婚姻关系实际已处于不确 定甲,丈夫违背妻子的意志,采用暴力手段,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从刑法 理论上讲是可以构成强奸罪的。

但是,实践中认定此类强奸罪,与普通强奸 案件有很大不同,应当特别慎重。

姻关系,一审法院已判决准予被告人王卫明与钱某离婚,且双方当事人对离 婚均无争议,只是离婚判决书尚未生效。

此期间,被告人王卫明与钱某之间 的婚姻关系在王卫明主观意识中实质已经消失。

因为是被告人主动提出离婚, 法院判决离婚后其也未反悔提出上诉,其与钱某已属非正常的婚姻关系。

也 就是说,因被告人王卫明的行为,双方已不再承诺履行夫妻间同居的义务。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王卫明在这一特殊时期内,违背钱某的意志,采用扭、 抓、咬等暴力手段,强行与钱某发生性行为,严重侵犯了钱某的人身权利和 性权利,其行为符合强奸罪的主观和客观特征,构成强奸罪。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案例第 184号:谢茂强等强奸、奸淫幼女案

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 第四条曾明确解释:“强奸致人重伤、死亡是指强奸、奸淫幼女导致被害人 性器官严重损伤或者造成其他严重伤害,甚至当场死亡或者经治疗无效死亡 的。

因强奸妇女或者奸淫幼女引起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以及其他严重后果 的, 属于情节节特别严重之一” 。

1997年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对此细 化规定为强奸、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 或者死刑:“ ...(五 ) 致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可见, 现行刑法关于强奸罪的修改,吸收、采纳了《解答》的有关规定。

追溯上述 立法精神来看,就本案而言,因被告人曹占宝的强奸行为所导致的被害人服 毒自杀身亡的后果,虽不属于“强奸致被害人死亡”,但却属于因强奸“造 成其他严重后果” , 因此, 本案应适用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 (五 ) 项的 规定,对被告人曹占宝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幅度内量刑。

需要指出的是, 所谓因强奸“造成其他严重后果”,除包括因强奸妇女或者奸淫幼女引起被 害人自杀或者精神失常这两种常见的情形外,还应包括因强奸妇女或者奸淫 幼女造成被害人怀孕分娩或堕胎等其他严重危害被害妇女或幼女身心健康的 严重后果。

轮奸的人之间必须构成强奸共同犯罪。

换言之,轮奸仅是一项共同的事实行 为,只要行为人具有奸淫的共同认识,并在共同认识的支配下实施了轮流奸 淫行为即可,而与是否符合共同犯罪并无必然关系。

实践中,轮奸人之间通 常表现为构成强奸共同犯罪,但也不排除不构成强奸共同犯罪的特殊情形, 例如本案即是。

轮奸行为,则不具有该加重处罚情形。

至于轮奸中各行为人是否奸淫得逞的 具体情形,包括均得逞、因意志以外原因均未得逞或者一人以上得逞、一人 以上未得逞的,则属于强奸罪既遂或未遂所要解决的问题。

被告人董洪元与被告人滕开林事前有关于滕开林强奸王某的共同预谋,且其 行为均在预谋范围之内。

滕开林告诉董洪元,儿媳王某同他人有不正当两性 关系,而自己多次想与她发生性关系均遭拒绝,但是“只要是外人,都肯发 生性关系”,并唆使董洪元与王某发生性关系。

董洪元遂答应去试试看。

这 时滕开林又讲自己到时去现场捉奸,然后迫使王某同意与其发生性关系 ..... 董 洪元与王某发生性关系,没有违背王某的意志,但是其通奸行为是后来强奸 行为的铺垫,为滕开林随后的强奸行为创造了方便条件,成了滕开林强奸被 害人王某的借口。

从整体来看,董洪元先期通奸行为为滕开林后期强奸行为 提供了帮助,董洪元与滕开林在共同预谋的支配下,相互配合、相互联系, 形成一个统一的犯罪活动整体。

其中,滕开林迫使王某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是强奸罪的实行犯,而董洪元是强奸犯罪的帮助犯。

辑,前后是否存在矛盾之处。

通常根据记忆规律,离案发时间越近的陈述, 记忆应该越清晰,真实性也就越强。

(3)分析间接证据对被害人陈述的印证 力。

本案间接证据不能证明被害人裙子被被告人强行拉坏;也不能必然证明 被害人身上的轻微伤痕,系被告人暴力行为所致。

因此,本案间接证据虽然 客观真实,但在证明方向上却不是唯一的,而是存在多维性的特点。

(4)分 析被告人供述并将被告人供述与间接证据进行比较分析。

被告人对于整个事 件的前后过程,在细节问题上,供述始终一致,没有出现反复。

部分细节也 有相关的间接证据印证。

这对全面分析事实有较大的参考价值。

据此可以认 定被告人供述的证明力高于被害人陈述,被害人的陈述不足完全采信。

实施强奸、猥亵行为,但行为人本人仍然构成间接实行犯,应当按照实行正 犯来处理。

怀而精神失常或不能承受他人误解、嘲笑等原因而自残、自杀,与行为人的 强奸行为间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故不能认定为强奸致被害人重伤、死亡。

对此, 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 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第 4条指出,强奸“致人重伤、死 亡”,是指因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导致被害人性器官严重损伤,或者造成其 他严重伤害,甚至当场死亡或者经治疗无效死亡。

本案现有证据只能证明, 被害人是在被陆振泉强奸结束后,落入水中溺水而死,至于其是在被强奸后 由被告人故意踢入河中杀死还是在强奸行为中直接因被告人的方法行为或目 的行为直接导致,缺乏足够证据,因此,不能认定为属于“强奸致被害人重 伤、死亡”的情形。

被告人刘海平与刘正波欠缺犯意联络和协同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

(一)对被害人孙某内裤的收集、复制、保管工作均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导致该内裤来源存疑,且有关办案人员无法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因此孙 某的内裤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案例第 790号:张甲、张乙强奸案

逞,不影响犯罪既遂的认定。

当然,如果共同行为人的强奸行为均未得逞, 则应当认定所有行为人的犯罪形态为未遂。

强于自己的刘某,在刘某不停地穿插对其实施一系列殴打、强奸等暴力行为 的情况下,其跳楼逃离的行为符合常识、常情。

我们认为,唐某在刘某已将 房门反锁的情况下为躲避侵害只有跳楼逃跑一条途径。

换言之, 在此情况下, 刘某的暴力侵害行为与唐某的介入行为(跳楼逃离行为)之间存在必然关联 性,由此造成的被害人重伤后果与刘某的暴力行为之间存在必然、直接的联 系,刘某的暴力行为能够合乎规律地引发唐某的跳楼逃跑行为,唐某的跳楼 逃离行为未中断刘某的暴力行为与唐某重伤后果之间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因 此,刘某应当对唐某逃离过程中造成的重伤结果承担刑事责任。

(二)与不满 12周岁的被害人发生性关系的,一律认定行为人“应当知道” 对方是幼女。

为的, 一般都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被害人是幼女, 以实现对幼女的特殊保护, 堵塞惩治犯罪的漏洞。

(一)关于“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界定

如对幼女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幼女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长期多 次奸淫幼女致其怀孕的;有强奸、猥亵犯罪前科劣迹的人,奸淫幼女致其怀 孕的;或者奸淫幼女致其轻伤、感染性病,同时导致幼女怀孕的,可以认定 为属于情节恶劣。

但并不是说,只要奸淫幼女致其怀孕,并同时具有《性侵 意见》第二十五条所列的某一项情节,就必然认定为“情节恶劣”。

如进入 学生集体宿舍奸淫一名幼女,致该幼女怀孕,如果作案手段一般,也没有其 他严重情形,就未必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

发生性关系。

其三,综合考察,未成年人与幼女发生性关系情节轻微、未造 成严重后果。

《性侵意见》的相关表述虽是“偶尔”发生性关系,但主要是 为了与此前司法解释的规定保持一致,实践中并不能简单以次数论。

也就是 说,发生性关系的次数是判断行为情节是否轻微的其中一项因素,但并非决 定性因素,决定性因素是行为人是否是与年龄相当的幼女在正常交往、恋爱 过程中基于幼女自愿而与之发生性关系, 如果是, 一般可以认定为情节轻微。

有的还需要加重处罚。

因此,这里就存在从宽与从严情节并存时如何把握量 刑尺度的问题。

对未成年人奸淫幼女案件,鉴于未成年人身心发育不成熟、 易冲动、好奇心强、易受外界不良影响,同时也相对易教育、改造等特点, 从严的幅度要明显有别于成年被告人,能够从宽处罚的要依法从宽。

因此, 奸淫幼女情节较轻,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可以依法适用缓刑。

同案犯未经共谋在不同地点先后强奸同一被害人的不构成轮奸

我们认为,判断奸幼型强奸案件是否达到“罪行极其严重”的死刑适用标准, 应当依照刑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并结合司法审判经验,根据具体案件的 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着重从侵害对象、侵害人数、侵害 次数或者持续时间、作案手段、危害后果等方面综合分析判断。

(略)

来源:人民司法案例版

已经完全掌控被害人直至发生后续的目的行为。

以暴力手段或灌酒等其他手 段实施强奸行为的着手的认定能够满足上述要求。

而以威胁手段强奸妇女的, 如果实施威胁手段开始便是着手,则并不必然地认为行为人就能够完全掌控 被害人直至发生目的行为。

以前述案例为例,如果认为实施威胁手段时就已 经着手,则意味着陈某向张某发出威胁时已经着手,张某去不去酒店都不影 响陈某着手的认定。

此时,便会出现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现象:强奸罪着手 的认定可以在行为人和被害人未曾见面的场合下出现,即“跨越时空”的强 奸。

案情:刘某既有男性生殖器官,也有女性生殖器官,成长中长期以女性身份 生活。

成人后有明显的女性第一性征,未进行户籍登记。

2013年 3月 13日 凌晨 2时许, 被告人魏某某、 黄某某打电话约前几天通过 QQ 聊天认识的 “女 孩”刘某一起吃烧烤,刘某与其男朋友石某某共赴约。

饭后石某某先离开, 刘某走时,二被告人尾随刘某至一公厕时,使用暴力、威胁手段,强行轮流 与刘某发生了性关系。

刘某在 DNA 的 AMEL 基因座检测为 X/Y即男性。

作者:河南省确山县人民法院孙明放

妇女发生性关系,但绝对不是强行发生性关系的意图,而是在被害人不同意 的情况下就会罢休,并无进一步强行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近年来, 随着河南官员李某强奸、 猥亵 11名幼女案, 海南校长带女生开房等 案件被媒体曝光,性侵幼女成了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我国司法为了及时应对 这样的社会形势,同时为了消除歧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 安部、 司法部出台了 《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 (简称 《性 侵意见》)。

《性侵意见》第 19条实际上明确了以下问题:第一,奸淫幼女 犯罪需要行为人主观上明知对方系幼女,包括明知和应当明知;第二,性侵 未满 12周岁的幼女可以推定行为人主观上明知; 第三, 已满 12周岁未满 14周岁的幼女,从其身体发育状况、言谈举止、衣着特征、生活作息规律等观 察可能是幼女,而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 女。

考察行为人与妇女发生性关系是否违背妇女意志, 必须全面分析两者的关系, 性行为是在什么环境和情况下发生的,发生后妇女的态度。

在田野实施抢劫 前,马某与田野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司机与乘客,实质上是陌生人,不具备 自愿发生性关系的情感基础;

马某主动提出并自愿与田野发生性关系,目的就是以顺从与田野建立情感纽 带,避免其剥夺自己生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被迫选择,绝非自愿,发生 性关系后马某伺机从车内逃走也说明了这一点。

在存在恋爱关系的场合,以裸照威胁企图发生性关系但未得逞的行为,到底 是属于一般的恋爱纠纷, 还是属于强制猥亵妇女, 抑或属于强奸未遂?对此, 应从被告人是否存在强奸目的以及强奸罪着手的认定等两方面进行探讨。

来源:人民司法案例版